今天是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,欢迎光临本站 

领导关怀

阜阳市表彰玉树灾区救护优秀志愿者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/12/21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  10月16日上午,阜阳市副市长刘绍太、民政局局长孟林、阜阳市老年福利协会会长王春魁等为阜阳市老年公寓、阜阳颍州老年公寓的9名护理人员颁发了玉树灾区专业救护优秀志愿者荣誉证书。

  阜阳市老年公寓、阜阳颍州老年公寓是全国长期照护联盟的成员单位,当我们一接到联盟的通知,立即选拔护理人员组成救援队赶往玉树,从4月20日至5月1日,对灾区开展了伤病员救援护理等工作。

  尽管环境恶劣,不少队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,队员们每天也只能睡三四个小时,但没有一个人懈怠,都坚持做完了护理工作。

刘绍太副市长为玉树灾区优秀志愿者颁奖

【玉树志愿服务纪实回顾】

守护生命,以祖国的名义

——阜阳照护服务队支援玉树灾区纪实

  4月22日至5月1日,市老年公寓、颍州老年公寓专业照护服务队员,按中华慈善总会长期照护全国联盟统一安排,到玉树灾区进行伤员护理工作。虽然他们在灾区的护理工作已经告一段落,但在护理期间的日日夜夜,已经深深印在他们的脑海里;即使远隔千山万水,他们对那里一群受伤生命的坚韧守护,依旧在继续。

精心护理,让受伤藏民摒弃旧习俗

  当天,队员们进入青海省红十字医院,开始了救护工作。在那里,队员们与其他地方来的专业照护人员被编入一个组,护理一个楼层的40多名伤员。但是,队员们没想到的是,救护工作从一开始就遇到了困难。

  “看着洁净明亮的红十字医院,一进入里面却闻到一股浓烈的气味。这些气味,大部分是受伤的藏民身上发出来的。”

  后来队员们了解到,按旧有习俗,藏民们一生只洗三次澡,即出生、结婚、去世。而且,在亲人死后49天之内,不能动头发。

  “我们一开始接触的才从灾区下来的伤员,都是浑身呈古铜色,不知道身上有多少灰。我记得,那些伤员身上流着血,我们给他们包扎时,却发现2厘米宽的胶布,在他们身上根本粘不住,只好把胶布在他们身上绕了一圈又一圈。”一次队员们想给一位老阿妈梳梳头,但当头发散开,即从头发里钻出一群群的虱子,向队员们身上钻来。队员们慌忙要逮那些虱子,想“结果”了它们的性命,没想到,这位老阿妈“啊——啊——”地大叫了起来,并把双手摊开。队员们惊呆了。赶紧找来藏语翻译,才知道这位老阿妈说的是:已经死了不少生命,不能再杀生了。于是,队员们又把逮住的虱子放在这位老阿妈的衣服里予以“放生”。

  一方面要对这些受伤的藏民进行救护,另一方面又要尊重他们固守的习俗,这下,队员们犯难了。最终,队员们决定:用一颗爱心和细心的照料来争取藏民的支持。

  在一个病房,住着一位名叫卓尕的老大妈,其脊柱及腿部受伤,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。每天,队员们只是帮她做做手部清洁,打扫一下她床边的卫生。试图说服老人洗下头,老人死活不同意。

  照顾老人进入第三天,老人在病床上大便失禁,自己也很难为情。在这种情况下,照护队员们用手为老人清理,让老人很受感动。随后,老人同意,把自己的头发洗一洗。

  “洗第一盆水时,水质变成黑褐色;而且每一次洗时都要用上洗发液之类的东西,到了第八盆水,水才变得清亮。”队员之一告诉记者。

  在老大妈的带动下,其他受伤藏民也临时摒弃了多年固守的习俗,同意照护队员们给他们洗头、清洗身体。

更专注情感陪护

  除了对这些受伤的藏民进行身体上的照护,阜阳的专业照护队员更专注于对他们情感上的陪护。“好多失去家人、受伤的藏民来到这里一言不发,神情绝望、恐惧而冷漠,如果不让其情感得到渲泄,他们很难走出心理阴影,配合治疗。”

  在随后几天里,队员们在青海红十字医院照护伤员。其中,一名10岁的藏族小女孩引起了队员们的注意。她叫伊西拉真,是震后17天从灾区一线送下来的。

  地震发生后,伊西拉真的妈妈和姐姐相继遇难,她的两个哥哥及父亲因为重伤被送到西安救治,而她身上并没有明显伤痕。经检查,她实际上是右腿软组织及左脚脚面趾骨受伤。由于护疼,加上孤独,17天来她一直蜷缩成一团,导致双膝韧带强直性,双腿弯曲,无法走路。来到医院后,伊西拉真一直情绪低沉,悲伤、恐惧,也不说话,躺在床上也不动弹,一到天黑就躲在被窝里哭。

  发现这个情况,并且得知她已经上二年级,能听得懂普通话,队员们就抱起小女孩:“地震并不是你的错,虽然妈妈姐姐离开了你,但是队员们希望你过得更好。如果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肯定会心疼。我们是你妈妈的好朋友,她叫我们来照顾你。……”“哇”的一声,小女孩终于哭出来了。

  随后,照护队员们每天用轮椅推着伊西拉真出去买衣服,并让她自己坐起来吃饭,又扶着她在病房里学走路,给她做按摩,还跟她做游戏。小女孩的心情及身体渐渐有了好车。到照护她到第四天的时候,伊西拉真已经能把右腿伸直了。

  颍州老年公寓的照护队员沙学刚则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:他照护的伤员中,有一个叫杨玉琇,是个汉民。此前,他一直在玉树做藏袍,此次地震中,他的胸部软组织压伤。一开始,杨玉琇情绪低落,也不大爱说话,于是沙学刚除了对其精心护理,还找一切机会跟他聊天。终于,杨玉琇开口说话了:“地震时,我从废墟里爬了出来,却发现妻子还压在里面,但我拉不动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死在我的面前。我真恨啊,恨自己没能力把妻了救出来。”

  把心中憋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,杨玉琇的精神状态好多了,也非常积极配合治疗和看护。当沙学刚他们要离开的时候,杨玉琇也正好出院,他告诉沙学刚,他还要返回玉树灾区,因为那里有更多的人需要他帮助。

“嘎真切”,阜阳照护服务队

  “一开始,也许是刚经大变,加上语言不通,那些受伤的藏民对我们神情很是冷漠,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和护理,‘嘎真切(谢谢)’成了我们听到的最多的一个词。”阜阳照护队的队员们介绍。

  比如一天夜里,颍州老年公寓的陈春齐照例巡房,发现一名老人脸上神情痛苦,经反复询问之下,得知老人大便干结,解不下来,她当即给老人用了开塞露等药物,直看护了一个多小时,老人还是没解下来。于是,陈春齐硬是用手把老人的大便掏了下来。这一幕,让老人的家人、现场的护士为之动容。

  再比如,一名腿部受伤的藏民,在医院里腿打上石膏,吊在半空。为了给这位藏民“洗脚”,阜阳的照护队员们就把酒精用水稀释后,用棉签沾上,然后细细地给这位藏民擦洗,整个过程一般要半个小时左右,这位藏民说,这比自己的亲人对自己还好。

  还有一位名叫达加的小姑娘,头部受伤,照护队员们每天给他洗头、洗脚,而且一有空就抱着她在医院四周玩,小姑娘的神情渐渐开朗,她的家人也很感激,医院每天送的饭中,她的家人总要从四个鸡蛋里留下两个,然后塞给前来做照护的阜阳籍队员。

我们的名字叫中国

  阜阳照护队的队员们,以对受伤藏民在身体和心理上进行精心照料,跟这些藏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义。要离开了,受过他们照料的藏民们依依不舍。甚至,还有一位“阿卡(僧人)”竖起双大拇指,以藏族僧人所能表达的最高谢意来挽留他们。

  “你们来这里,政府一天给多少钱啊?”面对藏民们的这个问题,阜阳照护队的队员解释:所有的花费都是他们自己的。“真是好心人啊,你们来自于哪个地方?”阜阳照护队的队员说,他们来自于阜阳。看来,这些藏民们对“阜阳”这个地方一无所知,他们就告诉这些藏民:“我们都来自中国,来自于中国的其他地方,我们都是中国人。这就像一个大家庭,一个孩子遇到了困难,其他的兄弟姐妹都赶过来帮助。”

  事实又何偿不是如此呢?在西宁,来的还有其他地方的照护队员,在这里,小的地域概念消失了,他们告诉藏民们,他们都是来自其他地方的中国人。

  “我觉得,这次我们虽然只来了几个人,但往大了说,其实背负的是整个阜阳人民对灾区藏民的关爱。”救援队临行前沙学刚告诉记者。通过此次灾区支援,阜阳——阜阳人,中国——中国人,这几个字在队员们心目中格外神圣。(节选 文/储继明)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在线咨询
在线客服:
0558-2215929
15385580192

请扫描二维码访问官方公众号

[向上]